主页 > 杂志家居 >伦敦面试后的反思:如果我有美金三千万,我还会实践理想吗? >
伦敦面试后的反思:如果我有美金三千万,我还会实践理想吗?

    你有美金三千万的话,你还能坚持自己当初「想让社会有些不一样」的理想吗?

    最近因缘际会之下接了一场面试。(你会喜欢:CEO 专栏:菜鸟老鸟都一定要学会的面试技巧)

    在面试过程当中,对方说看我过去的经历,觉得我对于社会企业似乎有些兴趣,问我为什幺?我也没想太多,顺口就回答了:「我想要我做的事情能够帮助他人。」

    他忽然就来了兴趣,接着问我为什幺?是宗教因素吗?还是什幺原因?

    我从来也没想过这件事情能扯上宗教,顿时有些傻眼,但还是回答:「跟宗教无关,也不算什幺太伟大的目标,我只是希望我做的事情能够有点意义。」

    伦敦面试后的反思:如果我有美金三千万,我还会实践理想吗?

    没想到他接着又问,那是跟政治有关吗?

    我想了一下说:「也跟政治无关。」

    然后他开始接着说,他有位侄子曾经也对社会企业很有兴趣,想要帮台湾地区的小农发展产地直营之类的东西,然后也曾经向他问过意见,他与这位侄子谈过话后,据他所说是认为这位侄子性情很好,也很有理想。但他认为这位侄子不是真正想帮助小农,而是因为政治因素。

    什幺!种个田帮助个小农也能有政治因素?我眉头一皱,感觉案情并不单纯,嗅到阴谋的味道,我全身上下毛孔舒张,八卦心大起,顿时也来了兴致,向他请教究竟是有什幺惊人的内幕。

    殊不知结果大失所望,所谓的政治因素,他说:「喔,我这个侄子是想要解决这个不公不义的政治现象啦,不是真的想要真心帮助农民。」

    说到这个地步,我也不知道要怎幺反驳他,说他侄子不想帮人家嘛好像也不对,但说他侄子想要帮人家的心不纯、无法尽心尽力,好像也对。毕竟要做到为做而做,不含其他私念想法,这样赤诚之心,已经几于道。我自己是做不到的,说想做社会企业,其实我自己未尝没有沽名钓誉,自我感觉良好的成份存在呢?只是没说破而已。

    这样一来搞到我也不好反驳。但我也不同意。

    他接着问我说:「那你觉得呢?你对于这样社会不公不义或是贫富不均有什幺看法,你是想要改变这个吗?」

    等等,我今天不是来面试的吗?怎幺话题聊到这边了?我不是神仙也不是菩萨,没有这幺大的能耐能解决这件事情,也没有那幺大的口气说我要改变这一切。自家人知自家事,我那两三下功夫也不好意思拿出来献丑了。但这样的现象,都遇见了也都看见了,难道不想解决吗?我也想啊,但我也不知道要怎幺办啊。

    我硬着头皮还是继续回答,但也只能打哈哈:「对于这个现象嘛我个人是觉得不公平,但这不是我所能够解决的事情,我只是想有多少能耐做多少事情。」

    伦敦面试后的反思:如果我有美金三千万,我还会实践理想吗?

    对方沈默了一下,我想说总算结束这个话题了,没想到他接着又问了:「那这样好了,假设你现在30几岁了,有美金三千万元,你想要做什幺?」

    我愣了一下,这场面试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啊。我沈默了很久,脑中一片空白,估计在沈默下去我完全可以继续放空一个小时,我也很老实地说:「我不知道。」

    面试至此差不多告一个段落,我心里大概也有底了,双方沈默了一下,还想说两句场面话的时候,他说了:「那你回去想想我问你的那个问题,如果你想明白了再告诉我吧。」

    我一直没想明白,直到今天泡茶的时候才有所感悟。

    如果我有三千万美金,而这笔钱是意外得来的话,也应该散尽这笔钱,我希望如果到时候我不改本心,我能够捐出去。如果这三千万是我有取有得慢慢积累起来的,我到那时候也不失本心的话,那这三千万就是我在做我应做的事情所得来的结果。那幺有这三千万或没有这三千万,不应当有所区别。我希望我还是做着我应当做,也能够做的事情。(虽然我觉得我绝对赚不到三千万美金啦。)

    被一位朋友提醒之后,我发现对方有意无意间,其实也是在点化我,他指出了我可能没那幺适合这个产业,而我自己其实心里也明白。(一起看看:财富不是钱)

    回头看看,我其实也还是小鲁一名,在伦敦面临毕业即失业的窘境,也还是不知道之后要干什幺。我只希望未来我还是能够保持现在的想法,遇事做事。希望我能心口相对,知行合一,应为便是愿为。

    如此,也不枉这一次的面试了。
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推荐